合生创展集团(00754.HK)

凯德老将转战合生创展 能否打破"总裁任期未满就辞职"魔咒?

时间:21-07-20 23:20    来源:新浪

投资研报

【主力资金】氢能概念股全面爆发!挖掘创造战略级赛道、历史性机会(附受益股名单)

700亿巨头罕见涨停!全球最大最强冶金建设承包商迎来价值重估?行业投资逻辑发生大转变

长江存储产值将破千亿,存储芯片投资热潮来袭!“大市场+低自给率”,NAND国产化势在必行!这些半导体产业链龙头迎来崛起良机(名单)

【超级大单】两股罕见4个跌停背后机构砸盘魅影浮现!军工成为资产配置必不可少的选择(名单)

原标题:凯德老将转战合生创展,能否打破“总裁任期未满就辞职”魔咒?

刚从父辈手中接班一年的朱桔榕,为合生创展挖来了一员猛将。

7月19日,合生创展发文官宣,董事会已委任罗臻毓担任联席总裁,自2021年7月1日起生效。同时,罗臻毓还兼任不动产总裁。

在罗臻毓之前,已有5位职业经理人在合生创展折戟。作为不动产领域打拼多年的原凯德CEO罗臻毓,能否打破这一魔咒?

犹疑中转型

尽管曾遭遇大起大落,合生创展仍在蹒跚前行。

1992年,来自广东梅州的朱孟依和朋友创立了合生创展,并在6年后将这家公司送上了香港联交所上市的康庄大道。

合生创展自始便定位于中高档大型住宅地产物业,这也决定了其发展重心一直盘踞在珠三角、长三角、环渤海等核心经济区域,广州、上海、北京及天津成为了其的核心基地。基于此,合生创展很快迎来了巅峰时期,在2004年力压一众房企率先突破“百亿”销售额。

随后不久,国内房地产市场也开始升温,且大有后浪追逐前浪的趋势。合生创展尽管在增速上不敌后辈,但企业整体仍在向上发展,6年间其将公司营收规模从2004年的39.73亿港元提升至2010年的143.79亿港元;但2011年形势突然逆转,企业营收遭遇“腰斩”降至80.08亿港元,合生创展花了两年时间方才再次回到“百亿”。直至2019年,合生创展的营收再未取得大的突破,一直徘徊在100亿-200亿港元区间。

2020年1月,合生创展换帅,朱孟依年仅31岁的小女儿朱桔榕从父亲肩上接过这一重担,成为最年轻的董事会女主席,并开始了大刀阔斧的整改。到了年底,合生创展不负所望交出了一份不错的成绩单,实现营收343.71亿港元,较2019年同比增长84.79%,归母净利润增长43.73%,达到136.34亿港元,均为历史最高。与此同时,企业保持着“三道红线”全绿,无一踩线。

业绩大增的另一面是合生创展未能达标的销售额目标。

2019年初,时任合生创展董事会主席的朱孟依曾立下目标“2019年销售400亿元,2020年800亿元,每年保持30%-50%的增长率”。事实上,合生创展2020年仅实现合约销售额358.34亿元,较上一年增长54%,但这一数字与800亿目标仍有不小的差距。

7月6日,合生创展发布上半年未经审核的营运数据。2021年上半年,合生创展及其合营公司及联营公司的总合约销售金额达到约212.27亿元,较2020年同期的130.14亿元增长63.1%。根据亿翰智库统计的房企上半年销售榜单,合生创展凭借这一成绩足以跻身前80名。

其中,物业合约销售较去年同期增长60.8%至201.45亿元,装修合约销售增长121.3%至10.82亿元。此外,实现物业合约销售面积约57.44万平方米,物业合约销售平均平方米3.51万元较2020年同期1.59万元上升约120.5%。

官网显示,合生创展目前仍拥有100余个开发项目,拥有土地储备超3000万平方米。

“流水”的总裁

一切都在向好的方面发展,“新官上任”的朱桔榕当然不会止步于此。

本次招揽罗臻毓,便出自朱桔榕的手笔。自其上任以来,合生创展的发展策略已经发生变化。近期有消息说,合生创展拟将不动产从商业板块中分拆出来,需要为其物色一位合适的负责人。

而刚刚辞别“老东家”凯德的罗臻毓就进入了朱桔榕的视线。

资料显示,罗臻毓曾在新加坡国立大学主修房地产,随后在奥克拉荷马市大学攻读工商管理硕士,并完成了哈佛商学院的进阶管理课程。自其2001年加入凯德集团,迄今为止已有20年。期间,罗臻毓在2014年-2021年间担任凯德中国首席执行官兼总裁。

凭借在不动产领域的深厚资历,54岁的罗臻毓很快收到了来自朱桔榕的“橄榄枝”。

但值得注意的是,合生创展已被“总裁任期未满就辞职”魔咒困扰多年,22年间换了五任行政总裁,期间还曾空窗6年,以至于被嘲为“铁打的合生、流水的总裁”。

“流水总裁”最早可追溯至合生创展第一批职业经理人。

1997年,合生创展上市前夕,出身恒基地产的谢世东出任行政总裁一职,在朱孟依对房地产、对管理企业和现代化企业制度缺乏足够理解之时,为企业发展和上市保驾护航。但好景不长,在合生创展步入正轨后的2003年,首任总裁选择了离开。

谢世东之后,合生创展总裁就进入了“频繁更换期”。

2005年,武捷思“接棒”成为合生创展第二任行政总裁,为其引进淡马锡、老虎两大基金作为战略投资者。但他也没有久留,未满三年即以“身体”为由辞去了该职。

外部人才留不住,朱孟依将目光投向了公司内部,提拔集团副总裁兼北方区域总裁陈长缨为集团行政总裁。出乎意料,这次提拔反而迫使这位五年老员工的出走,2010年初,仅上任两年的陈长缨离职,“希望有更多时间处理个人事务”。

两个月后,合生创展自己培养的高管薛虎接任行政总裁,可结果如出一辙,“根正苗红”薛虎未满两年依旧转身离去。

此后,合生创展总裁一职便进入了长达6年的空窗期。直到2018年9月,席荣贵加盟并担任行政总裁,才终结了这一局面。此前,席荣贵曾担任中国建设银行广东省分行副行长,转战合生创展两年后,终以“希望投入更多时间处理其个人事务”为由辞任。

对于“流水总裁”现象,诸葛找房数据研究中心表示,“或许是由于前期企业内家族化体系导致了管理混乱,加之公司内部流程较为繁琐、人员沟通效率较为低下,诸位领导者管理上存在较大阻碍。”地产分析师严跃进则认为,此前合生住宅项目销售业绩不佳,也给职业经理人带来很大压力,致使其频繁跳槽。

此番,身经百战的罗臻毓接力出任总裁,正逢新任主席朱桔榕上任,二人合作能否打破“流水总裁”这一魔咒?